郭祭9奉孝----高举我曦澄大旗

字青争,没错是青争,还有别骂江澄还能好好说话

果然最喜欢的还是宣群,大家进群啊!!!!桑仪壮大了!

就是赖上你了(7)

       “啧啧,还不让人说了,行了行了,我也不和你俩一起夜猎了,我可不想在旁边发光发亮~”

      “你!蓝思追你看他!”金凌脸红的和个柿子一样

     “好啦,阿凌不气啦,景仪也没说错嘛~”蓝思追拉着他的手安抚道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金凌被他这一动作惊到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景仪,我们就走啦,仙子就拜托你了!”蓝思追拉着金凌将牵仙子的绳放到蓝景仪手中就跑了

     “我就随口说说蓝思追你也太不仗义了!!!!我可是个地坤,遇到危险怎么办啊!!!!!”然而,一句话还没说完,蓝思追就带着金凌跑没影儿了,蓝景仪看了看坐在地上的仙子,仙子也抬头看了看他

     “走吧,仙子……我们去夜猎……”蓝景仪一脸的生无可恋

     “汪汪!”仙子叫了两声像是在回答好的!没问题!热血的不禁让蓝景仪怀疑它是一个人

     “那我们去哪里好呢?思追金凌他们肯定去云梦了,兰陵和姑苏我都不想待……到处都是秀恩爱的……”在蓝景仪在清河和夷陵两地徘徊选择的时候,仙子冲着西南方向叫了两声,那个方向是——清河

     “你想去清河啊?嗯……那行吧,聂宗主送我一个银铃,我就帮他们地界处理处理妖邪好了!走吧!出发!”

     “汪汪!”

    “青霜!”

    噌—— 

   青霜出鞘,剑身一阵碧光流转,蓝景仪纵身而上

  “仙子,上来,哥载你!”蓝景仪对着仙子张开怀抱,仙子纵身一跃便被蓝景仪紧紧抱在怀里

   “又长重了?好家伙,都快抱不住了!大小姐都给你吃什么了?”蓝景仪掂了掂仙子的重量边御剑边抱怨

清河——

   “大哥,你去哪?兰陵吗?”聂怀桑摇着羽扇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家大哥

   “嗯,去看看三弟,毕竟,以前我确实挺对不起他”聂明玦摸了摸自己的霸下,又将手垂在一边

   “是吗?那我就不跟着了,大哥你注意安全,别到时候又断颅折肢。”聂怀桑语气很平淡,仿佛只是再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怀桑,你现在说话怎么这样?”聂明玦很是不满意聂怀桑对自己的态度

    “我这样说话有什么不好吗?大哥,你不喜欢这样的怀桑吗?呵呵,我也不喜欢……”聂怀桑看着自家大哥,自嘲的笑了笑

    “也是,你赤峰尊多光明正大,怎么会看得上我这种不择手段之人,真是可笑啊,可笑啊!一个光明正大,坦坦荡荡的赤峰尊,养出这么个不择手段的龌龊之徒,这事儿说出去我都嫌丢脸,哈哈哈哈哈哈”聂怀桑越说越激动,眼眶周围红了一圈儿,就是哭不出来,只能放声大笑

     “怀……”聂明玦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悻悻说句

     “我没有……”

     “行了大哥,你想去找金光瑶就去找吧,反正会被赶回来,哈哈,想想就想笑,大名鼎鼎的赤峰尊被自己三弟扫地出门!”聂怀桑说完也出去了“大哥,我今天去夜猎,如果今天您被赶回来,饭就先自己吃吧,我晚上就不回来了,如果今天敛芳尊的心情不错,没把你赶回来,那您就在兰陵待着吧,好好温香软玉一把!”

    “不是,你们怎么一个个都针对我?一共就三个弟弟,我都已经不在乎了,金光瑶这样,你也这样,二弟也和你们八九不离十,这是都不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了吗?!!”聂明玦想了想自自己莫名其妙复活以来这三个弟弟对自己的态度,当真有些气愤

     “大哥?你死一次还不够还要去送死?那金光瑶就那么好?!行了,我也不想再与大哥争辩了,大哥喜欢怎样就怎样吧,来人,把我的佩刀和钱袋拿过来,今晚我不回来了”聂怀桑唤来了一名家仆,那家仆也手脚麻利,没一会儿就拿过来了,家仆目送走了聂怀桑以后,转头对聂明玦说道

     “前宗主,您也别怪宗主,您死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宗主也不像从前一样了,宗主这一局布了十三年,没想到那弑兄仇人又回来了,名望还不减当年,自然心中气愤,说话也难免难听了些”这家仆虽然嘴碎,但终归是好心

    再说这聂怀桑,提了刀惦着钱袋大摇大摆的到了集市,妇孺老幼都知这自家宗主的心眼多,都是能避则避,聂怀桑也不看那些路人,径直走向自己最长去的地方——醉花阴

     “今天心情不太好,谁能哄的我开心,赏!”聂怀桑要了两个姑娘,左拥一个右抱一个的,姑娘们使尽浑身解数的讨好聂怀桑,就差没把衣服脱了,事实上也差不多了,不过都被聂怀桑给拦住了,就这样又过了好半天,聂怀桑才起身准备去夜猎

     “行了,我也该走了,这劣质水粉的味道闻多了头晕,今天赏你们一人一盒春芳阁顶级胭脂!明天报我名字自己去领!”聂怀桑大手一挥,送出去整整两百盒胭脂水粉,让这醉花阴的姑娘们高兴了好长时间

    “嘶——仙子,你别乱动啊,我胳膊刚刚被你抓烂了,现在疼着呢!!!你再乱动一会儿抱不住你你摔下去了我可不管,到时候你断了条腿或者丢了条命可别让大小姐来找我赔!”一听这话,仙子果然不动了

     “嘿嘿,这才是乖狗狗嘛!早那么乖不就好了吗?”蓝景仪又加快了速度,停在一条小河边蹲着用手捞了些水清洗仙子抓伤的地方

    “唉,仙子,你先自己玩会儿去,快日落了回这里来,听到没有?”蓝景仪对着仙子命令道

     “汪汪!!!”仙子刚接到命令就撒丫子跑了

    “唉,我先睡会儿,这样晚上才有精神!”说着蓝景仪找了个最近的树底下睡了起来,就这样不知道睡了多久,蓝景仪被一阵狗吠和一通乱舔给折腾醒的,蓝景仪一醒就看见仙子那张庞大的脸

     “仙子,你回来了?这么快就日落了?我睡了多久啊?”蓝景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揉了揉仙子的狗头,突然听见自己正上方有一阵轻笑,抬头一看,一位聂姓宗主站在自己面前摇着折扇看着自己,连忙起身行了个礼

    “聂……聂宗主好!抱歉让聂宗主看到晚辈那么……那么……”蓝景仪那么了半天也没那么出个什么,而聂怀桑偏偏来了句

     “那么什么?”

     “那么丢人的一面……”

    “噗哈哈,我开玩笑的,你可真好玩儿”聂怀桑收了折扇从乾坤袖里拿出了一面手帕去河里沾了些水给蓝景仪擦了擦脸

    “聂……聂宗主……我自己来就好!”蓝景仪感觉自己现在的脸烫的要死

    “噗,就给你擦个脸而已,你脸红什么?难不成……你暗恋我?”

   “聂宗主!晚辈没有!!!”蓝景仪觉得自己快绷不住了,蓝景仪现在很想哭

   “嗳,我就开个玩笑,你这反应也太伤人心了吧……”聂怀桑委屈的跟个孙子一样,随后贱手就一时没控制住,把蓝景仪的抹额给摘了

    “聂宗主你干什么?!!!”蓝景仪快崩溃了,为什么自己睡个觉醒来,抹额就不是自己的了

    “给你擦脸啊,你这抹额太碍事儿了,我手一贱,就给你摘了”聂怀桑依旧委屈的跟个孙子一样

    “聂!聂怀桑!!!我今天就要杀你灭口!!!”蓝景仪彻底绷不住了,现在只想把这摘了自己抹额的“一问三不知”

   “景仪!景仪你冷静!你一定要冷静!你这样可一点都不蓝家人!”聂怀桑看见蓝景仪这幅样子有点儿害怕,毕竟是自己的错,也不好还手啊!

    “这样!景仪!我让你玩儿我的刀,你放过我!”这话对别人来说可能没什么用,但是,谁让他是蓝景仪呢?脑回路和别人不一样啊!

   “这么想想我好像也没亏,那可以,你把刀借我玩儿会儿!”蓝景仪伸手取下聂怀桑背在身后的刀,不知道蓝景仪是碰到哪里了,此刀突然闪出一阵红光,然后就……认主了……

    “聂宗主……你这刀刚刚怎么回事儿啊?这这这这是,显灵了?”蓝景仪一只手就把这把刀给拿起来了

    “诶?好轻啊!这刀那么轻的吗?”

    “景仪,我问你,你是不是分化成了地坤?”

   “是……是啊……”

   “我的天哪,这都什么事儿啊!蓝景仪!你把你自己卖了你知不知道?”

   “啊?”

宣群!!!大家进来找祭9玩儿啊!很有趣哒!!!ヾ(*・▽・)ツ

恭喜幽幽加v!!!以后也要加油呀~ @鬼泪幽


因为没办法评论,所以只能转发,大大画的太好了吧!!!我以为桑仪tag里这辈子都不会有这种主桑仪的视频😂😂😂😂大大加油!!!

金金金手指:

难得的桑仪~~不知道这对有没有人萌~杂食党无所畏惧😂😂😂(ooc,慎入)

小型桑仪群——今天桑仪有粮了吗!
     这个群到底诱拐了多少少男少女?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个群里有性感十二在线开车!你!不激动吗?
    这个群可以和大佬组cp!你!不焦躁吗?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大佬要被别人占了!你!不糟心吗?
     这个群最开始的用途被人掩埋,取而代之的是更激动的更让人振奋人心的更文,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鬼泪幽大大为何会萌生退群的念头,而最后有为何留了下来,你,想知道吗?
   群主频频怒骂大小眼大大,你又该从何得知?
   类似大型桑仪活动仪枕怀安以后又会举办几场?你知道吗?!
    群主他清了多少僵尸群员你知道吗?
    眼泪cp到底从何而来,你懂吗?
    鬼泪幽大大几次因为自己总受而生气是为何你知道吗?
    什么?你不知道?那还在等什么?群号678111185等待你的到来让我们一起,一探究竟

就是赖上你了(6)

“那个……宗主,主母,景仪吃好了……”打断自家宗主和主母谈话的蓝景仪是很方的,但是他觉得继续待下去可能自己会崩溃,于是在崩溃和死亡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那景仪你先走吧,金凌今天好像过来了,你和思追去迎接一下”魏无羡似乎看出了蓝景仪的窘迫,便打发他走了

“是。”蓝景仪虽说表面上没什么,但是心里还是很感激魏无羡的

云深不知处门口蓝思追已经接到金凌好一会儿

“不是!我说,蓝景仪你也太慢了吧!我和蓝思追都等你好半天了!”金凌一脸怒气,大吼到

“对不起嘛!谁知道为什么宗主和主母突然要留我吃饭……”蓝景仪委屈的拽了拽临走前江澄给他配上的清心铃的穗子

“你哪来的清心铃?难道是江家哪个爱慕你的天乾给的~”金凌看到蓝景仪配的清心铃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调侃到

“不是啊,这是主母送我的生辰礼,看!宗主送我的灵剑!”蓝景仪将佩剑青霜拿到他们眼前晃了晃,上面金凌送的玉佩将青霜剑装饰的十分漂亮

“舅舅送你清心铃?不可能吧!你又不是江家人……”金凌表示自己的三观受到了打击,还是剧烈打击

“景仪,你可能不知道,江家清心铃只有江家人才有资格佩戴,否则便是江家人看上谁,便将清心铃送于谁”一直沉默的蓝思追突然发声

“不是……那主母这是什么意思?看上我了?还是要挖我墙角?”蓝景仪表示细思恐极

“景仪,你脑洞也太大了吧……”

“那你说主母为什么要送我清心铃?玩弄我?还有,金凌……为什么魏前辈说主母肚子里怀的是第三胎?”蓝景仪突然正色道

“魏无羡那个嘴巴缝不上的……这事儿也敢乱说……”

“所以这是真的喽?”

“对啊,是真的,我是有一个表弟来着,比我小一岁半,是舅舅和舅夫生的”

“嗯?这信息量略大啊……那那个孩子呢?我怎么都没见过?”

“那个孩子别说你了,我都没见过!一出生就被舅舅送到蓝家了,然后就听说死了。”

“死……死了?”

“嗯,舅舅还给他起了名字,叫蓝沁,可惜了……”

“哦……哦哦……”

“你可别在我舅舅前乱说!这一直是他的心病”金凌警告道

“我怎么会乱说嘛……话说,思追我还没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清心铃的事情的?”
蓝景仪一脸不解的问到
“咳!这你就别问啦!”蓝思追满脸通红的低下头,旁边的金凌也是如此
蓝景仪他再傻,看这情况也心下明了了,一脸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哦~原来不仅落花有意,这流水,也有情呀~”
“蓝景仪你不许乱说!!!!”

仪枕怀安【总结】

完结撒花,期待下一次的活动,以及如果没办法保证百分百可以发文的话就不要随便乱报名,挺伤主办人的心的,谢谢


鬼泪幽:

给大家鼓掌👏




今晨十二――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仪枕怀安!!!11.11桑仪24h活动!!!




正式落下帷幕啦!!!




经过一天的沉淀热度后,目前文手和画手热度最高的分别是鬼泪幽太太 @鬼泪幽 和秘辛太太 @秘辛




让我们把掌声送给她们!!!




但是其他的太太们也很努力,期间被我各种催稿也没有烦我【也许???】




不过遗憾也是有的,4点,16点,19点,22点的四位太太临时失踪,也没有提前对我说,有一位太太可能完全没有看群格式和我在群里规定的格式不太一样【笑】,而且自己因为在准备考试也没能及时处理,自己的文没码完也就算了,还影响到了活动,真的是十分的抱歉。




下面是各位太太和她们文的链接




【不过因为老福特更新过以后我就不会弄超链接了,链接放评论】




仪枕怀安结束了,但是桑仪永远不会结束。




我爱桑仪,也爱大家。


舅甥
我流人妻澄
抱的孩子是景仪……
只求别抛弃我……

牛逼

今晨十二――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迟到很久的二宣……】

【双十一桑仪24h活动】

【仪枕怀安】

江海漂沦,侧头倒叹天在水,固是琼钩落星河,来往议阴晴。
    醉后无意,醒后竟微凡事。缘香行,落英释芳华,乔叶独成林,而四季同存。远视仿佛稚童于石机前,复前行,询之曰:“山中何事?”童答其曰“花酿酒,水煎茶。”故惑,曰:“何花亦何水?”童起茶斟酒曰:“松花,春水,一枕槐安兮。”持杯饮尽,曰:“汝何人?”童笑不语,细闻桑扈切切入耳,淡声曰:“怀安之人。”稚童秉灯入云里,尾行其去。
    并行穿云雾,疑问:“怀安为何?”熄灯笑谈:“怀一寸之人,安其一生所愿。”顿而反问:“可怀一寸之人矣?”讪讪答曰:“尚今未逢。”稚童遥指星辰,曰:“寻尔遇。”
    松烟入鼻,再醒于舟上,散发如瀑,以为南柯梦一场,乃起身欲去,而得半玉佩,月映之上,流光皎洁胜玉盘,遂心如银河,笑浮于面。
    夜于市,商贾叫卖,热闹非凡。花枝入怀,驻足而观,抬眸见一男子,手持折扇微风拂,眼尾粲若桃花,明眸善睐,言笑晏晏,腰佩半玉,继而云:“可怀一寸?”答曰:“未曾。”大笑曰:“同尔。”端玉而配曰:“吾愿安汝一生所愿,不知意下如何?”忽忆稚童,其曰“寻尔遇”,未思出语,许之。
    流金飞火,烟花灿目,相倚而望,和光同尘,与时舒卷,余生二人。
    一枕槐安兮,仪枕怀安。

文案是不是特别正经!!!!

阵容是不是特别豪华!!!!

内心是不是特别期待!!!!

好了我赶脚前期宣传做的差不多了【不是】大家大概差不多都看腻了

请大家期待双十一吧!!!!

吃粮吃到撑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