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祭9奉孝--高举我曦澄大旗

字青争,没错是青争,还有别骂江澄还能好好说话

呵呵

长安某:

点名道姓恶心某些忘羡粉到处秀智商下限。麻烦你们把ky和撕逼的精力放在三次元上吧,你们能功成名就的。

喵喵吸鱼丸:

莫生气
莫生气
不跟傻逼瞎较劲
万千傻逼随他去

分房两年的凄惨真相――蓝宗主啊,您可知江宗主为您用柔嫩肩膀撑起一片天

每天转发一次……😂😂😂

今晨十二――思君可追否。:


据说堪称夫妻模范的江宗主和蓝宗主要离婚了。


修真世家各人对此都表示怀疑。


流传此消息的说书人十二姑娘一拍折扇,表情很是神秘:“我告诉你们,这可是我亲眼所见!”


某日,风和日丽,惠风和畅,温宁婊贝终于向江宗主倾吐了心中的爱意:“江宗主!我喜欢你!”路过的十二姑娘战战兢兢的问:“蓝宗主在哪里?”江宗主很傲娇:“蓝宗主死了,葬礼很盛大。”


温宁:“……的狗。”


众人拍桌狂笑。


然鹅十二姑娘还在窃窃私语:“莫不是谋杀亲夫……”未曾料到江宗主耳力过人,听的一清二楚,更未曾料到江宗主居然回答了:“是的,亲手处决。”


围观的金光瑶顿时震惊:“为何我不知道?”江澄反唇相讥:“你怎会什么都知道?”


十二姑娘继续在下面吐槽:“谋杀亲夫这种是丑事不能太过宣扬……”旁边的金凌揪住蓝思追的袖子,无比自然的接话:“难道这就是家丑不可外扬?”思追摸摸他的头,金凌又无比自然的感慨:“世家公子排名第一的男人,死于自家媳妇的鞭子下。”


金光瑶闻言哈哈大笑:“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说到这里,众人对十二姑娘所言已经是信了大半,纷纷窃窃私语,十二姑娘淡定的喝了一口茶,老神在在总结道:“所以,蓝宗主表面风光无限,实际上正是后院起火,心中焦躁无比啊。”


自此,一轮谣言蜂拥而起。


版本一:蓝宗主某个方面不太行,江宗主欲求不满,要求离婚。


版本二:二人成婚多年,彼此都失去了新鲜感,要求离婚。


版本三:江宗主某方面太强,蓝宗主精尽人亡。


就在听到魏无羡给他复述的版本三时,江澄终于没忍住暴起青筋:“老子和他已经分房两年了!”


可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句话落入人耳,又被有心人解读出各种意义。


十二姑娘敲着折扇:“可谓是有心人难成眷属啊,可怜蓝宗主对江宗主一片深情,却终究是付诸东流……”“哎呀。”有些小姑娘听的不是滋味,而金凌咬着耳朵对蓝思追说道:“其实我更关心分房前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耳尖的十二姑娘当时就一展折扇,慢悠悠的扇了扇:“这位公子可是问到了关键,以在下拙见,我认为是蓝宗主可能是在某个方面有点过分,大家懂的,就被赶出了房,虽是一片痴心,却再难诉说。”金凌登时问道:“那也不至于分房两年吧?”十二姑娘挥着折扇的手顿时僵住,正在冥思苦想好的说辞时,金凌已经自己回答了自己:“我知道了,一定是怀孕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谣言再一轮扶摇迭起。


江宗主怀孕了!


江澄听着魏无羡的复述,无言的捏紧拳头:“就没人质疑过为什么怀孕会怀两年吗?”魏无羡眸中满是笑意,掩饰的端了茶来喝:“问了,不过阿凌说可能是双胞胎,分着生。”江澄一拍桌子:“我就应该去打断他的腿!这么荒谬竟有人相信吗?”


魏无羡眸中笑意更甚:“相信他这个言论的人是不多,不过那个十二小姑娘说江宗主您天赋异凛,不能与普通人相提并论,现在支持她的人很多,人们纷纷议论说世家公子排行第一和第五生出来的孩子果然非同凡响。”


江澄:……你们是魔鬼吗。


魏无羡“啧啧”了两声,感慨道:“现在人们都说你有情有义,为了腹中的孩子和相公竟宁愿忍受别人的指点,这反转的也太妙了。”


江澄:……


正此时,一群人拿着《魔道快报》冲了进来:“这一期的《魔道快报》里有十二姑娘精心为江宗主写的文章,《分房两年的凄惨真相――蓝宗主啊,您可知江宗主为您用柔嫩肩膀撑起一片天》,天啊,这标题简直令人潸然泪下。”立刻有宾客起身冲去:“多少钱一份,我要了!”


江澄无语,扭头就走。


魏无羡跑过去:“师妹你怎么了?”


江澄头也不回:“外面世界太危险,我要回莲花坞。”正在往前走,突然撞到一人,江澄抬眸望去,面容俊朗而和煦的,正是蓝曦臣。只见蓝曦臣唇角含笑:“晚吟,没想到你竟替我和腹中孩子考虑了这么多,是我亏欠你了。”


江澄:……


魏无羡冲过来:“你们俩要干什么?加我一个!”


经过的十二姑娘眸光一闪,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第二天的《魔道快报》头条赫然是《魏家独子公然出轨江宗主――可怜的人儿啊,你可知有人在苦苦守候?》


江澄、蓝曦臣、蓝忘机、魏无羡无言的放下手中的《魔道快报》,默默的拔剑。


从此以后十二姑娘再也没有说过书了……


――――――――――――――


聊天群里的一个沙雕梗没忍住写了出来


江宗主 @郭祭9奉孝--高举我曦澄大旗


金凌 @斯文败类


十二姑娘是我自己😁


沙雕文看着乐乐就行了


@秋月春风  @崎隐  @肄业

分房两年的凄惨真相――蓝宗主啊,您可知江宗主为您用柔嫩肩膀撑起一片天

答应你的转载,日!

今晨十二――思君可追否。:


据说堪称夫妻模范的江宗主和蓝宗主要离婚了。


修真世家各人对此都表示怀疑。


流传此消息的说书人十二姑娘一拍折扇,表情很是神秘:“我告诉你们,这可是我亲眼所见!”


某日,风和日丽,惠风和畅,温宁婊贝终于向江宗主倾吐了心中的爱意:“江宗主!我喜欢你!”路过的十二姑娘战战兢兢的问:“蓝宗主在哪里?”江宗主很傲娇:“蓝宗主死了,葬礼很盛大。”


温宁:“……的狗。”


众人拍桌狂笑。


然鹅十二姑娘还在窃窃私语:“莫不是谋杀亲夫……”未曾料到江宗主耳力过人,听的一清二楚,更未曾料到江宗主居然回答了:“是的,亲手处决。”


围观的金光瑶顿时震惊:“为何我不知道?”江澄反唇相讥:“你怎会什么都知道?”


十二姑娘继续在下面吐槽:“谋杀亲夫这种是丑事不能太过宣扬……”旁边的金凌揪住蓝思追的袖子,无比自然的接话:“难道这就是家丑不可外扬?”思追摸摸他的头,金凌又无比自然的感慨:“世家公子排名第一的男人,死于自家媳妇的鞭子下。”


金光瑶闻言哈哈大笑:“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说到这里,众人对十二姑娘所言已经是信了大半,纷纷窃窃私语,十二姑娘淡定的喝了一口茶,老神在在总结道:“所以,蓝宗主表面风光无限,实际上正是后院起火,心中焦躁无比啊。”


自此,一轮谣言蜂拥而起。


版本一:蓝宗主某个方面不太行,江宗主欲求不满,要求离婚。


版本二:二人成婚多年,彼此都失去了新鲜感,要求离婚。


版本三:江宗主某方面太强,蓝宗主精尽人亡。


就在听到魏无羡给他复述的版本三时,江澄终于没忍住暴起青筋:“老子和他已经分房两年了!”


可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句话落入人耳,又被有心人解读出各种意义。


十二姑娘敲着折扇:“可谓是有心人难成眷属啊,可怜蓝宗主对江宗主一片深情,却终究是付诸东流……”“哎呀。”有些小姑娘听的不是滋味,而金凌咬着耳朵对蓝思追说道:“其实我更关心分房前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耳尖的十二姑娘当时就一展折扇,慢悠悠的扇了扇:“这位公子可是问到了关键,以在下拙见,我认为是蓝宗主可能是在某个方面有点过分,大家懂的,就被赶出了房,虽是一片痴心,却再难诉说。”金凌登时问道:“那也不至于分房两年吧?”十二姑娘挥着折扇的手顿时僵住,正在冥思苦想好的说辞时,金凌已经自己回答了自己:“我知道了,一定是怀孕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谣言再一轮扶摇迭起。


江宗主怀孕了!


江澄听着魏无羡的复述,无言的捏紧拳头:“就没人质疑过为什么怀孕会怀两年吗?”魏无羡眸中满是笑意,掩饰的端了茶来喝:“问了,不过阿凌说可能是双胞胎,分着生。”江澄一拍桌子:“我就应该去打断他的腿!这么荒谬竟有人相信吗?”


魏无羡眸中笑意更甚:“相信他这个言论的人是不多,不过那个十二小姑娘说江宗主您天赋异凛,不能与普通人相提并论,现在支持她的人很多,人们纷纷议论说世家公子排行第一和第五生出来的孩子果然非同凡响。”


江澄:……你们是魔鬼吗。


魏无羡“啧啧”了两声,感慨道:“现在人们都说你有情有义,为了腹中的孩子和相公竟宁愿忍受别人的指点,这反转的也太妙了。”


江澄:……


正此时,一群人拿着《魔道快报》冲了进来:“这一期的《魔道快报》里有十二姑娘精心为江宗主写的文章,《分房两年的凄惨真相――蓝宗主啊,您可知江宗主为您用柔嫩肩膀撑起一片天》,天啊,这标题简直令人潸然泪下。”立刻有宾客起身冲去:“多少钱一份,我要了!”


江澄无语,扭头就走。


魏无羡跑过去:“师妹你怎么了?”


江澄头也不回:“外面世界太危险,我要回莲花坞。”正在往前走,突然撞到一人,江澄抬眸望去,面容俊朗而和煦的,正是蓝曦臣。只见蓝曦臣唇角含笑:“晚吟,没想到你竟替我和腹中孩子考虑了这么多,是我亏欠你了。”


江澄:……


魏无羡冲过来:“你们俩要干什么?加我一个!”


经过的十二姑娘眸光一闪,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第二天的《魔道快报》头条赫然是《魏家独子公然出轨江宗主――可怜的人儿啊,你可知有人在苦苦守候?》


江澄、蓝曦臣、蓝忘机、魏无羡无言的放下手中的《魔道快报》,默默的拔剑。


从此以后十二姑娘再也没有说过书了……


――――――――――――――


聊天群里的一个沙雕梗没忍住写了出来


江宗主 @郭祭9奉孝--高举我曦澄大旗


金凌 @斯文败类


十二姑娘是我自己😁


沙雕文看着乐乐就行了


@秋月春风  @崎隐  @肄业

两节自习课画了一副大小姐和薛洋(私设),校服参考我们初中学校校服,巨丑勿喷!😉😉

没错是我😂😂😂

不是你的子瓜瓜:

真相了真相了(ღ˘⌣˘ღ)

沈S:

是这样的Σ>―(〃°ω°〃)♡→

息 澈:

呜呜呜是我本人无误了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呃……为什么总发生这些糟心事儿?TM的!2018年有毒吗???

独孤璃幽:

我挂人了!不能忍简直。 @楚云 首先!你说你是曦澄圈,然后你抄我一篇文章《情难断》你压根就是照搬,还TM改我cp名字?哦对,《刚刚好》里面你也摘抄了,你一下就抄我两篇文?了不得了不得,惹不起惹不起。

然后你也说我文笔不好,你TM还抄袭我?脸疼不?哦不对,你怎么会脸疼,其实你根本就是没有脸嘛,对吧,另外我还是那句话,有胆量抄袭改cp名字你就别TM做缩头乌龟!你要是简简单单复制粘贴我还懒的理你,毕竟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你改我cp名,做个人不好吗?非得做畜生。

再说一下ooc的问题,你说你看了《无念》违原著怎么了?标题写明了双璧澄你还看,你是犯贱吗?还是说我强行逼着你看?你爱看看不爱看滚蛋,但是你别做出这种恶心的事情行不行?我乐意拆官配怎么滴,你以为你太平洋警察管的宽,难不成每个人都得根据你的喜好来写文?你以为你谁啊你,搞笑了。不好意思你哪位?

再次说一遍,赶紧给老娘滚出来,硬刚谁怕谁,有本事来啊,没本事就删文麻溜的滚蛋。不敢出来你是心虚了吧?贱人 @楚云

就是赖上你了(3)

“聂宗主!”蓝景仪捏着纸笔往聂怀桑那里慢慢的走
“景仪啊,生辰快乐!”聂怀桑扇了扇扇子,看着想快步走但是又因为云深不知处禁止急行因而慢步走的蓝景仪不禁有些想笑
“聂宗主,小辈有一事相求”蓝景仪终于走到了聂怀桑跟前,紧张的将纸笔都快捏碎了
“景仪有何事就直说,聂某能帮定然帮”聂怀桑又扇了两下扇子尽力掩饰自己,不让自己笑出来
“聂…聂宗主可否帮小辈签个名…”蓝景仪紧张的都结巴了,聂怀桑笑了笑说:“哦~就这点事儿啊?看你紧张的样子我还以为你要同聂某表白呢~”
“聂…聂宗主说笑了”蓝景仪红着脸将纸笔递出去,但是聂怀桑只拿了笔却没拿纸,蓝景仪抬头看了看聂怀桑,只见那人将自己的折扇打开在扇子上写了聂怀桑三个字,聂怀桑认真的神情让蓝景仪心脏漏了一拍,那人随后拿出一枚银铃,将银铃挂在扇子上,随后将扇子递过去
“给!这铃铛是我送你的礼物,顺便一起给你吧”
“多谢聂宗主!!!”蓝景仪接过纸扇,高兴的欣赏着聂怀桑的字
“客气什么!我也该入座了,再见咯!小景仪”说着又从袖子里拿出一把扇子摇着走了
“这是随身带了几把扇子?!”
而此刻金麟台
“金仙督,小辈前来寻阿凌,望前辈能放晚辈前行”
“蓝公子,据我所知,你是天乾吧……阿凌此时正在雨露期,你前去不太好吧……”金光瑶看着蓝思追坚定的眼神有些左右为难
“呃……放你进去我真的会被江澄给打死的……全金家现在只有地坤,天乾都被发配出去了,七天后回来,你若是被阿凌的信香给引的发了情……”
“…是小辈唐突了”蓝思追做了个揖便离开了
“唉!这傻小子怎么突然要见阿凌了?”金光瑶看蓝思追离开转身把门给关了



“唔!哈啊…”蓝景仪面色潮红的躺在地上,将周围一棵小树苗摇的沙沙作响,被来给树苗浇水的江澄看见了
“景仪!你是地坤?!”
“主…主母,啊嗯…帮……帮帮我,哈哈~”江澄闻言立刻将蓝景仪打横抱起走向寒室
“去!打水来!要一桶热的一桶温的!”江澄一回到寒室便将两个天乾弟子遣出去了
“啊?是!”两名弟子都是一怔随后手忙脚乱的出去了,过了一会儿便打来两桶水
“主母,我们把水放到门口就走了”两名弟子将水放在寒室门口就赶紧跑了
“景仪,景仪,你还好吧?”江澄给蓝景仪处理好以后,让门生将那两盆血水给端出去了,蓝景仪却还是昏迷不醒,嘴里一直喊着爹娘
“景仪,娘在这呢,放心,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江澄坐在床边将蓝景仪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蓝景仪的背,蓝景仪也渐渐睡得安稳了
七天后——
“呦~景仪,你醒了~”这语气一听就知道是谁
“魏前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嗯?前两天回来的”
“什么?那我怎么没见过你?”
“哈哈,你都昏迷七天了!当然没见过!”
“哦…这是哪?”
“寒室”
“嗯?我怎么在宗主房里?”
“啧啧,你是不知道啊,蓝大哥在我们回来之前一直睡的静室,师妹天天寸步不离的照顾你,睡觉的时候也是师妹抱着你睡的!”
“嗯?主母抱着我睡了七天!我的天啊!宗主不会掐死我吧!”

我想抓一个小可爱帮我画孔明灯……画渣勿喷😂😂😂

吹爆有劫!

桃花绾^:

吹爆我家有劫……双花记

有劫:

@桃花绾^  @蓝翠花
比基尼版双花
靠发色和花花认人系列😂😂😂😂